best365体育网站 五金工具 80后90后海归就业创业日渐“接地气”

80后90后海归就业创业日渐“接地气”



铝道网】“海归有更敏锐的触觉以及更广阔的国际视野,但在归国创业过程中,却也面临着‘本土化’的难题。”海归王南17日告诉中新社记者,留学生归国创业并没有想象中轻松。
17日,由深圳市侨办、侨联联合主办的海归创业论坛在深圳举行,多位深圳海归在论坛上分享了其归国创业的经历,引起在场留学生们的共鸣。
王南说,2007年她从美国归来,如今正在美容行业大施拳脚,“现在中国的机会很多,我已经在国外学习了很多经验,现在则更需要了解国内的市场,掌握消费者的需求。”
随着中国市场的活力逐渐显现,归国创业成为不少海归的选择,但因在国外生活多年,很多海归归国后往往不适应国内的市场“生存规则”,这也成为阻碍其成功创业的制肘。
“国外环境与国内不同,海归需要把自己‘漂白’,再本地化。”深圳范特西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汤政说,“这反而成了海归的弱势。”
汤政在美国生活了15年,2005年归国后曾给别人打过工,在用3年时间了解国内市场存在的机遇后,他于2008年创办了自己的公司,专职于体育网络娱乐产品的开发。
“创业不是简单的事,是‘九死一生’。”汤政表示,创业是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,需要从底层做起,不论遇到什么困难,海归都要摆正心态,“创业过程需要勇气、坚毅、能力和运气,一个都不能少。”
记者了解到,深圳现有留学回国人员近5万人,有留学生企业1700余家,深圳已成为留学人员创业成长的聚集地。

2006年回国、曾在苏州工业园区创建过一家光电系统有限公司的德国“海归”陈秉然,在创业3年之后黯然离去。之所以如此,融资难是主要原因。陈秉然接受记者采访时无奈地说,“我的企业是一个可以做到两个亿的大企业。然而,需要资金投入,却借贷无门。目前想在国内贷款500万元都难上加难。”

在逐步适应的过程中,海归会被同化,也可以提出自己的建议,使企业管理更人性化。无论是技术、机制、商业模式还是企业文化,海归都能带来新的风气。

作者:匿名2713次浏览

一年过去了。期间,中国引进了很多“海归”人才,但也出现一个突出的问题:这就是“存活率”低下。近日,美国一家高管评估机构——罗盛咨询公司通过调查发现:从美国回流中国的人才,“存活率”不到50%,有相当一批经理人在加入企业6个月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就选择了离开。

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,海归群体面临的就业压力不断增大。相比较高的留学成本,留学效益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,留学到底“划不划算”也成为热门话题。

除了这些,曲斌感慨:“在国外,生活环境不错,生活有规矩可循。回到国内后感觉风格易变,要适应这种环境很难。但要有所作为,似乎又不得不适应这种环境。”

海归融入国内环境是“交互过程”

更让曲斌困惑的是,他想聘一个专职的行政秘书也不行。后来他才打听明白,在国内,一般的教授是没有这个特权的,除非是一些引进的“大牌”教授、达到院士级别或类似高层次的人才,要不就是实验室达到一定的规模才能配备行政秘书。“因为牵涉到编制等问题,后来也就不再想这件事了。”

苗绿建议留学生在海外读书期间,保持对国内的关注和与国内朋友的联系,多看国内的电视剧、新闻来了解环境,假期尽量回国实习,以此维护国内人脉。

可以说,一方面,中国大力吸引“海归”,另一方面,在“海归”扶持方面又存在一些不如人意之处。

“我不善于填表格”

随着留学归国浪潮日渐汹涌,曾长期附加在海归身上的精英光环逐渐褪色。在年复一年的“史上最难就业季”中,海归和“土鳖”一样,找到理想的工作并不易。

但是,这些政策往往还都不具普遍性及延续性。

在融入方式上,以自然融入、生活方式的本土化、自我心理调适、结交国内朋友为主,分别占58.7%、49.8%、46.7%、35.7%。参与国内社交型/学术型/商务型活动、个人资本的跨国经营和转化也是融入国内环境的重要途径,分别占20.2%、7.3%。

不能在引进来的时候,胡乱允诺,引来以后,“成为自己人”了,就不再重视了。制度建设比信口允诺更有利于人才的回归。或许,建立一个系统的、完善的留学人员回国政策,将会对中国企业的自主创新乃至顺利实施创新型国家发展战略,都将产生巨大的影响。

报告指出,超过八成的海归回国后能实现再融入。逐渐融入是主要类型,占54.4%,较快融入的占32.7%,一直很难融入的占12.9%。与2013年的调查结果“半数以上海归一直难融入国内环境”相比,海归的社会融入如今有了很大改善。

此外,有些海归由于旅居海外多年,对中国国情的了解渐渐淡化,创业时容易陷入偏离市场需求并与国情相悖的尴尬境地,往往成为创业过程中的硬伤。而无法融入现代中国的文化氛围,不会处理身边的人际关系和社会关系,则是“海归”创业者的另一种隐痛,导致“存活率”不高。

“一方面海归越来越接地气,让民企能‘用得上’。另一方面外企本土化,招收更多当地人才。”苗绿告诉《青年参考》记者,她本人特别支持海归与本土企业合作,因为这是“差异竞争的有利途径”,民企也更需要他们。“在对外投资超过对内投资的今天,海归的国际人脉和对国外的了解,将在企业的国际化进程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,也能为‘一带一路’发展带来贡献。”

目前,不少开发区、高新区甚至大学纷纷推出留学生创业园,但由于缺乏一整套科学的项目评估机制和有效的融资渠道,结果造成很多“海归企业”存活率不高,不少处于艰难挣扎状态。

报告指出,有近三成海归认为,回国创业的最大劣势是不会与政府打交道,遭遇行政审批阻碍;超过1/4的创业海归认为不适应国内人情社会,难以获得发展机会,同时也不熟悉国内市场环境,战略制定不当。

夭折在襁褓中

图片 1王辉耀

柯向楠惋惜地说,“一些老‘海归’虽然自己回国了,但家还没有完全回来,老婆孩子都在国外,形单影只的孤独导致他们面对困难和挫折时更容易打退堂鼓。‘海归’创业的物质支持不可少,精神支柱更加不可或缺,它们一个是支架,一个是灵魂。归国人员的家庭安置问题迫切需要得到解决。”

不过,在苗绿看来,这并非海归的“专利”。如今的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视野广阔、心态年轻、敢于尝试未知事物,对工作不满意是很正常的反应,这种反应还可能成为事业成功的动力。在这点上,国内年轻人面临的状况别无二致。

“‘海归’要做聪明人”

王辉耀援引CCG的研究结果称,海归成功创业需要几方面因素,包括丰富的工作经验、高学历、优秀的团队、在社会网络中表现活跃等。

曲斌说,在德国时,很多事务性的工作都有教研室的专门的行政秘书去做,作为研究者,主要精力都放在课题上。但回到国内后,他发现要面对大量的表格,申请课题、教学检查、课题结题等,总感觉没完没了。“我不善于填表格,填表要用的套话、空话也不会,真是很头疼。”

《2015年中国海归就业与创业报告》显示,在海归群体中,认为留学划算的占50.0%,不划算的占20.2%,说不清和不方便回答的分别占22.1%、7.7%。超过65%的海归认为,可在5年内收回留学的经济成本;认为3~5年收回经济成本的人数最多,占比为35.9%;认为10年以上才能收回本的只有10.3%。

三年前,满怀一腔报国热情,在德国留学并工作了八年的曲斌回到祖国,在上海一所大学安营扎寨。“学校给的待遇也不错,从科研经费到办公场地都有所保障,买房也有优惠,从这些方面来说还是可以的。”但是,也许是和国外的经历相比,曲斌还是感到了诸多有待改善的地方。

“这是交互的过程,双方都会改变。”苗绿告诉《青年参考》,CCG既有海归,也有本土同事。每周五,CCG都会举办例行的午餐会,所有人拿着苹果、饮料和三明治平等地畅所欲言,不再是传统的“领导说、员工听”的模式。

对此,全国政协委员段祺华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,首先,应该在各级政府设立专门为海外归国人员服务的协调机构,切实维护“海归”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帮助解决“海归”人员在日常生活方面遇到的问题和困难,由协调机构负责建立统一、权威、便利、高效、信息丰富准确的海外归国人才综合性信息数据库。在优惠政策、就业指导、技术发展等多个方面向“海归”们提供其所需的信息,同时也为国内企业提供“海归”人才信息库,力求做到双赢;其次,对于现有的一些不合理的规章制度要及时废除,制定出与国际接轨的考核评价体系和选拔任用机制,逐步打破身份、户籍、学历限制,消除人才流动的体制性障碍,营造人才进出无限制、“零障碍”的流动环境,充分实现“海归”的人才价值。

留学生首次打入英舞曲榜 美学霸醉酒设计飞机

标签: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